• 中国80%的富豪为何热衷将子女送出国?

  •                                           中国80%的富豪为何热衷将子女送出国?


    中国是北美、英国、澳洲等国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尤其是那些富豪,为了能让子女读名校,不惜动用高额资金。据胡润研究院《2014海外教育特别报告》显示,80%的中国富豪计划将子女送到国外接受教育,这一比例全球最高。在同级别的富豪中,日本只有不到1%的人会把孩子送出国读书,法国不足5%,德国也不超过10%。中国富豪们为什么这么热衷送子女出国?
     

    西方是许多中国新富的目的地。过去几十年,他们席卷纽约、伦敦、洛杉矶等城市,抢购房产,引发人们关于不平等和全球财富的焦虑。中国富人已经成为公众想象的载体,就像1990年代的俄罗斯富豪和过去几十年海湾国家的富人。

     

    温哥华的中国富人尤其多,这得益于温哥华位于太平洋沿岸的有利地理位置,宜人的气候和轻松的生活节奏。中国新富们将温哥华看成避风港,不仅可以在这里安置钱财,渐渐地也把后代送到这里接受教育、工作和生活。

     

    中国富人的孩子被称为富二代在一个贫困和节俭曾经司空见惯的国家,富二代们的奢侈变得臭名昭著。去年,中国首富的儿子在网上发了几张自己狗的照片,狗的两只前爪分别戴着一只镀金苹果手表。

     

     

    网友们在网络论坛上抱怨富二代炫耀不劳而获的东西,称他们荒诞的显摆是中国社会职业道德的毒药

     

    一直以来,富二代话题持续吸引着人们。近年来,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电视剧——如《百万新娘之爱无悔》和《冰与火的青春》——就有围绕富二代展开的情节,他们的爱情强化或危及家族财富。同样,温哥华还有一个富二代真人秀《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 of Vancouver)。

     

     

    《公主我最大》是在加拿大温哥华拍摄的真人节目,四位主角都是来自中国的富家女子。每位都各有个性和品味,在加拿大追寻自己的梦想同时享受温哥华的豪华生活。

     

     

    该真人秀用普通话和英语制作,在线播出,受到全球华人的关注。它跟踪呈现了6名年轻女孩纸醉金迷的生活。这些女孩疯狂花钱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却对其他人的炫耀不屑一顾。第一季结尾,一名女孩被指控犯有可怕的罪行——试图背假的爱马仕包包,穿粗劣的服装。第二季在洛杉矶取景,两名女孩正在寻找豪宅准备迁入。

     

    对暴发户存有敌意并不仅仅发生在中国,但是中国的情况很独特。中国财富的积累是近几十年的事情,没有可以模仿的旧式贵族,富豪们没有花钱的模板。

     

    目前,中国人正在以每年4500亿美元的速度将财富转移出中国,大部分进入了房地产领域。据全国地产经纪商协会的数据,中国买家已经成为美国住宅房地产市场上最大的外资来源。

     

    富人们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中国。一些人担心环境污染问题,还有人想要子女获得更好的教育。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雪光在中国取得了学士学位,他说,中国教育系统的竞争很残酷,好学校就招那么多学生,在某个层面上,不管你多有钱,你也进不去。但是,对中国富人来说,移民最根本的原因是,财富并不安稳。而更深层次的担忧,甚至不仅仅关乎经济放缓和股市动荡,生意想要做大、做到一定规模很难。

     

    约翰·奥斯堡(JohnOsburg)是一名人类学家,多年来在成都研究成功商人。他说,他们总是有忧虑,如果与他们有关联的官员在反腐运动中被扳倒,他们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还有一个忧虑,商业竞争对手会打倒自己。他认识的一些人认为,被列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是一种诅咒。连续数年出现在榜单上的人,在之后一两年之后,会成为刑事调查的对象,或者在一场腐败丑闻中被拉下马,他说。

     

    这是第一次出现中国富人大规模移民的现象。研究精英人群的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萨默斯·卡恩(Shamus Khan)说,现在人们把中国称为新兴经济体,但是在1810年前,中国称霸世界经济两千年。在1810年前,中国精英很保守,看不起洋人。在他们看来,欧洲精英是企图获取中国文化的落后人群。西方人艰难跋涉来到中国这个自认为是世界中心的中央王国,获得珍贵的商品——瓷器、茶叶和丝绸。

     

    直到19世纪,西方才明显超越中国,特别是在军事技术领域。因中英贸易不平衡而爆发的鸦片战争让中国惨败,最终导致了清王朝的终结。中国第一次接触全球化导致了它的崩塌,自此之后这个国家就从未完全恢复。卡恩说,中国新精英的出现,是中国与全球化进程再次相遇的结果,有趣的是精英们在某些方面改变了。

     

    中国第一波企业家在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资本,足以将子女在新的特权氛围中养大,独生子女政策让父母对孩子尤其关注和期待。此外,贫穷和落后的记忆始终存在于他们的集体意识中。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金融系学生雷伊(Ray)曾对我说,父母年轻的时候越穷,就越希望子女有更好的环境。渴望孩子受西方教育,不仅是想孩子成才,也出于声誉的考虑。 Organic Eco-Centre Corp创始人兼CEO保罗·黄(Paul Oei)的观察表明,他的客户不是中国最富裕或最有特权的一类人,他们希望子女拥有他们自己所没有的文化和政治资本。中国人对富二代的热议,体现了举国对未来中国精英的忧虑。

     

    过去六年,温哥华独栋房的价格上涨了75%,达到平均190万美元一栋。与此同时,家庭收入中位数几乎没有变化。差距并没有出现在当地人中。去年,一名愤怒的29岁女人在推特上发了一张带有“#没有一百万标签的自拍,引发数百名温哥华本地人跟风效仿。

     

    大卫·伊比(DavidEby)是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立法议会上的温哥华-灰岬选区代表,他告诉我,最近会见了该地区的居民协会。所有的谈话都是关于中国的钱。他们很焦虑,觉得中国买家只买房,却不为社区做贡献或者融入社区。

     

    压力之下,温哥华市长格雷戈尔·罗伯森(Gregor Robertson)提出了豪宅税和房地产投机税。他建议提高投资性房产空置税,呼吁更好地追踪国际投资和缺席的业主们。但是似乎这些措施不太可能被实施。随着房价上涨,普通加拿大人意识到自有房屋价值攀升。包括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在内的多名联邦政府官员也主张谨慎地采取措施,以免打压房价——富裕的国际买家意味着更高的税收。加拿大沉迷于税收,伊比说。

     

     

  • 上一篇:对孩子的性教育,中国和西方的家长分别是这样进行的……

    下一篇:一位诺贝尔获奖者的深度分析:亚洲教育是浪费时间,学生应该学习不同的事情